網站向導  |      EN  |   全站導航
當前位置: 中國華能  >  新聞中心  >  本網推薦
瀾滄江公司:唱響新時代的“大風歌”
發布時間:2020-07-03   信息來源:中國華能   



  在云貴高原西部和橫斷山脈交界地區,山群高峻陡峭,山巔云霧繚繞,定睛看去,只見山尖上一座座風機迎風而立,80米高的巨型“大風車”隨風而動,在藍天、白云間構成了一幅靜逸炫美的畫卷。這,就是云南省的第一個數字化風電場——野貓山風電場。2019年底,在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發布了《2018年度電力行業風電運行指標對標結果》中,野貓山風場榮獲全國風電場生產運行統計指標對標南方地區云南省滇西地區4A稱號,標志著瀾滄江公司新能源事業成功起跑。

  建設:擺平“三道坎”

  沒到過高山林地風場的人,很難體會到在崇山峻嶺中建一座風電場有多難。“風源復雜選址難、交通不便運輸難、氣候惡劣施工難”這幾乎是所有高山林地風場建設中會遇到的“三道坎”,也是擺在瀾滄江風電人面前的三個難題。

  選點,是風電項目建設的第一步,也是第一個難關。建設初期,為了對風資源數據進行全面分析,將風機安裝在最佳位置,實現最大的產能和效益,原大理水電公司總經理李志興、助理趙燦春和駕駛員竇師傅一起,手持測風儀,翻山越嶺、風餐露宿,踏遍了大理州漾濞縣、祥云縣、永勝縣等風電重點區域的每一個山頭,進行場址甄選,為工程建設收集到了寶貴的數據。

  山路崎嶇、交通不便是擺在建設者面前的第二道難關。風電設備的高大身軀要順利運輸至野貓山高山林地風場,從進場道路起至風機機位,如何克服復雜的地形障礙,讓運輸車輛能夠通行,成為了考驗所有人的一道難題。但因為山勢過于陡峭,能用的辦法想了個遍,還是只能用最初的方法慢慢來,前面一輛裝載機在拖,后面緊跟著一輛裝載機在推,如此往復。

  選點與運輸問題得到解決,天氣與時間又發下了新的“考卷”。

  2014年2月,云南省發改委下發了關于恢復全省風電建設有關事項的通知,野貓山風電場項目若能搶在2014年12月31日前并網投產,就可以享受這一批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資金補助的國家補貼。要做到當年交付、當年調試、當年投產,只剩下7個月的時間。

  要與時間賽跑,誰知又遇到施工現場低溫嚴寒、大風不斷、地面濕滑,“這是風機吊裝的‘大忌’啊!”現場的施工人員心急如焚卻只能“干瞪眼”。因為風速超過7米不能吊,超過10米,人員不能上塔,容易造成事故。與當地氣象監測部門溝通聯系后,大家決定,就算只有1小時,也要爭取機會把風機和葉片吊裝上塔……工程最緊張的那段日子,每天都在與時間賽跑,施工現場24小時待命,風停了、雨歇了、云散了,就馬上進行風機吊裝。

  在瀾滄江公司的風電人“逢山開路、遇水搭橋”的不懈努力下,歷時75天的吊裝,野貓山風電終于在2014年12月31日投產。“立足崗位,不斷錘煉自己、不斷超越自己、不斷實現自己的價值貢獻,這就是瀾滄江公司風電人的風采。”新能源公司總經理畢宏斌評價道。

  改造:讓風機“聽指令”轉動

  2013年,云南電網多個智能化變電站項目開始建設,智能化、智慧化電廠成為大勢所趨,瀾滄江公司立即行動,以野貓山風電場為試點,開展首個數字化變電站建設。數字化變電站較常規變電站節省了大量電纜,拓寬了數據采集覆蓋面,提高了站內設備信息共享及交互操作,提高了設備操作實時性、安全性與運行可靠性,有效避免了短路、開路、過載等引起的安全風險,檢修維護時也能減少采集設備及數據傳輸維護的工作量。

  作為瀾滄江公司首個投建的風電場、云南省電源側第一個智能變電站試點工程,野貓山風電場從設備選型、設計、制造、安裝等環節加強管控,實現了“全站信息數字化、通信平臺網絡化、信息共享標準化、高級應用互動化”要求。2014年11月21日,野貓山風電場智能升壓站順利并網運行,標志著云南省首座電源側智能變電站順利投產。

  2019年8月28日,瀾滄江風電集控中心對野貓山風電場實現遠程集中控制,對電站功率預測及發電、檢修、數據統計分析、工業互聯網及集團生產實時監管數據接入進行遠程管理。野貓山風電場向數字化、智能化再邁進一步,而隨著楊家房風電場、白鶴風電場順利接入風電集控中心,以及2020年滇東風電文筆山、一把傘等風電場的接入,瀾滄江風電集控集約規模化和以數字化為特征的智能化管理之路正式起航。

  
文:瀾滄江公司 白蘋   
版權保護  |   隱私與安全  |   網站地圖  |   常見問題  |   網上調查
華能微信公眾號
華能微博
COPYRIGHT ? 1977-2016  BY 中國華能集團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司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復興門內大街6號 郵編:100031
京ICP備05038150號
日本无码一区二区三区不卡,日本无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日本无码专区无码二区